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被癡汉缠上的小萝莉馨叶】(01-02)【作者:mattys】
【被癡汉缠上的小萝莉馨叶】(01-02)【作者:mattys】
字数:701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(一)

  我名字叫馨叶,就读国中二年级,身高稍矮,体型瘦弱。个性安静努力认真,外表不起眼,土气。是个平凡而且没什么特色的孩子,一整班的女生一起走出来的话,很快地就会溶入背景,很难把我认出来吧。

  唯一的优点是稍微会读点书,母亲也因此希望我读好一点个国中,并没有把我送进学区内的学校,而是让我考进都市区的明星国中。但距离有点远,上下学都要搭乘捷运。其实家里小穷,多一份交通费也是负担,但母亲不说,只是要我好好读书。

  今早搭上捷运,和平常一样找了个角落站,免得跟人挤来挤去的。翻开英文字卡,复习今天要考试的范围。低着头,当个不起眼的存在。

  然而,身后站了一个人,今天人变多了吗?我内心闪过一丝疑问,但没有抬头确认,只是默默地背着。

  头顶上传来吸气的声音,在闻我头发的味道?而且发出了满意的声音。变态?应该是错觉吧,不管怎么说也不会找上我这样的土孩子。

  车厢晃了起下,背后的人跟着贴了上来。我低着头稍微往后瞄了一下,看着身后的地板,今天的确比较多人,但是没有要到贴上来的那种程度。

  我有些逃避心理地继续看着我的单字表,但却无法让上面的字进入我的脑海中。

  被身后视线盯着,他是在观察我吗?

  我很紧张,身体有些僵硬。他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吧?

  一只手搭到我肩上,从他的呼吸热气中感受到他的脸靠了过来,靠在我耳边。
  小声的说:「小妹妹,不要这么紧张啦,角落这边也让我挤一下喔。」
  明明还有这么多空间的情况之下吗?

  但是我马上替他找好理由了,他肯定也是像我一样想把自己藏起来的那种人吧,可能不是坏人,只是我想太多了。

  「嗯???」我小小声地回应。

  虽然擅自认为他是没有恶意的靠了过来,但是从刚刚的说话声我很确定是个男子,身高比我高了不少。

  一般来说男生会这样靠着小女孩这么近吗?或者他只是把我当作小孩,没想太多吧。

  只是被盯着的感觉一直都在。

  就像是在确认似的,自然垂下的一只手随着车箱晃动不经意地碰了我一下。
  我没有对此作出反应,只是稍微吓了一跳。但是背后的男子没有停下这种「不小心」的接触。

  突然觉得自己只是个小小的猎物,被猎人试探着,被观察反应,然后一步步地靠近。

  原本只是随机地碰着,慢慢地变成手掌朝着我的屁股碰。一次较为剧烈的晃动,他稍微站不稳,又再往我这边挤了一次。

  「阿,抱歉喔。」小声的道歉。

  手却是顺势地压在我屁股上,这次没有离开,就这样贴着。

  已经这么明显了,我无法说服自己他是不小心的。但我胆小,不知如何反应。糟糕的是,他也发现了这一点。他开始隔着裙子摸着我的屁股,我用手去拨,做出自己能做的最大反抗。

  「阿~,不喜欢吗?」

  当然不喜欢,这个人竟然明知故问,实在是太过份了。但是我内心害怕,不敢出声,希望时间赶快过去。

  「阿呀,该不会是这样还能忍受吗?」

  男人是在故意戏弄我,我假装听不到。但这似乎让男子认为还可以再得寸进尺,轻摸中多了一点力气。

  「没想到小学生也会有这样柔软的屁股,真是不错。」

  ???

  「中学生???」我小声地说了出口,被当作小学生的这件事让我有点生气。
  「嗯?」

  「人家中学二年级了!」

  「原来是中学二年级阿,呵呵。终於有回我话了,真开心。」

  男子摸着我的头。

  「???别把我当小孩子」

  「疑?难不成你喜欢被摸屁股吗?」

  内心疑惑,他到底是从哪里迸出这个结论的。

  「怎???怎么可能!」

  「可是我摸你屁股,你就没有反抗,乖乖让我摸。摸头,反而就生气了。」
  不知羞耻,怎么会有人能说出这么话。虽然脑怒,但我还是不敢吼出来,我完全搞不懂这男人在想什么。

  「都不喜欢。」

  「可是我喜欢。」

                ──

  「可可~,你曾经被性骚扰过吗?」

  「啊?性骚扰?」

  座位前方的长发女孩转了过来,她是我的好友,长得可爱人缘好,偶尔会说出一些好像很成熟的话。

  「就是???被说一些色色的话,或者是被偷摸之类的。」

  「嗯~性骚扰呀,总觉得不像是会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词。你说的是像那种程度吗?」

  几个男同学正盯着刚进教室的露西看,隐隐约约地听到「胸部又变大啦」
  「好软好晃快晕啦」「乳牛乳牛」之类的话。

  露西毫不客气地直接走了过去:「你们几个窝在一起的色男生,在说我吗?
  怎么不在我本人面前说呢?嘿嘿,人家胸部可是涨到快变D了呀,想摸?「
  呜哇,说得真直接,而且这句话说得蛮大声的,男同学们尴尬地说不出话来。唉,为什么我们班上都是这种有色无胆的小屁孩,一点都不成熟。

 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:「总觉得被性骚扰的反而是男生们呀。」

  「说什么傻话呀,明明就是我被欺负吧。」

  露西也是我的好朋友,坐在我旁边。是个性开放,有话直说的好女孩。而且身材是连同样女性的我都觉得性感的巨乳女孩。

  「呜哇,你这胸部真的好像又变大了耶,你到底都吃了什么呀,真让人羨慕。」可可直接摸了上去,用手感受那软软的肉。

  「阿~别这样啦。可可很色耶!」

  「呜呼呼,人家可不是想抓就抓而已喔。刚刚叶叶问了有没有被性骚扰过,我现在正在问她到底想问哪种程度的性骚扰喔。」

  「等一下拉,怎么推到我身上来了。我又没有要你亲手示范!」

  「阿,叶叶问性骚扰呀,还真是稀奇。我还以为这种事情跟可爱的叶叶扯不上关系的。像是人家身体长得这么色,就会一直被奇怪的人偷摸哩。」

  总觉得好像被呛了?

  「人家才不是奇怪的人喔。」可可立刻辩解。

  「不是在说可可啦。到比较拥挤的地方的时候,就常常会被几个挤下之类的,过分的还会直接抓我胸部什么的。」

  「咦?」「阿?」

  「等一下,你们怎么会这么惊讶?我还以为女孩子只要长得可爱一点,就会被这样偷摸的吧,应该很常见的吧?」

  我长这么大也才遇到一次,露西却经验丰富的样子。虽然有预想到她可能会遇到这种事情,但没想到会是经常发生的事情,露西似乎还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  「没有大喊癡汉什么的吗?」

  「虽然有点不舒服,但是大部分都不会太过份吧。有些还会跟我说些『小妹妹,胸部很大很色喔』之类的,嘿嘿嘿,被称讚的话,果然还是会不好意思吧。」
  我对露西的形像突然开始大崩解,比我想像中的开放更多更多。

  「不要这样看我啦,阿,对了,小茜,过来一下。」

  露西抓了另一个女孩过来,是个稍微有点不良少女感觉的同学,以前有点怕她,不过相处久了会发现是个善良热心的女孩子。

  「嗯?性骚扰?你是说摸一下那样吗?很常发生吧,打工的时候,遇过最过分的有直接把手伸进裙子里来的,那天我刚好没穿内裤,简直快吓死我了,早知道就把前辈的建议听进去了,阿哈哈。怎么,馨叶先不说,可可应该也遇过吧?」
  等等,怎么每个人都要跳过我?

  「唉,阿。性骚扰,嗯,阿哈哈,当然了喔,可可我这么可爱,当然是常常会遇到的,毕竟我走到街上的话,回头率可是百分百喔。」

  呜哇,难不成真的只有我是异类吗?都中学二年级才遇到第一次癡汉。
  「那???癡汉什么的,会把钱塞到口袋里之类的吗?」

  露西:「怎么可能,摸都摸了,肯定就是想捡便宜的呀,都是过份的人,才不会塞钱什么的。阿,我不是说可可过分喔,可可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摸。」
  小茜:「如果不是客人的话,怎么可能给钱啦,小叶果然没遇到过,才会说这种话,果然小叶很可爱,就像纯真的小天使一样。」

----

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隔天,再隔天,接连一整周,那个男人都找上了我。

  是个癡汉惯犯,一个完完全全的变态。

  他总是突然站到我身后,然后开始闻我的头发,真是噁心。害得我每天回去都努力用力的洗头,不过这样的结果只是让他隔天称讚我头发很香而已。

  而且最让人生气的是,比起摸屁股,这傢伙似乎更喜欢摸我的头,头发都被他用乱了,而且还会一脸愉悦地看我生气,简直是大坏蛋。

  最近最最最过分的是,他直接拉起我的裙子,用手机直接拍下来,还得意洋洋地秀给我看。说什么像这样清纯的内裤真棒,听了真让人毛骨悚然。

  但是我会忍耐的,因为我不是小孩了,而是成熟而且充满女性魅力的女人,就像小茜跟露西跟可可一样,才不会轻易地因为这种小事情就生气。

  原本会害怕那个男人而不敢说话得我,现在也能严正地要求他删掉那边偷拍内裤的照片了。果然是因为我开始变得成熟而有气势了吧,虽然那男人总是嬉皮笑脸的删掉照片,但他心理应该也是有点害怕了???吧?

  某天,我坐上捷运,还没走到固定的角落,就被一只手拉住,捷运一晃,我一时站不稳就这样跌坐了下去,不过屁股没有撞到硬硬的椅子,而是跌在一双腿上。

  「阿,对不起,人家刚刚没站稳。」

  「早安阿,小叶叶。」

  是那个癡汉男人!

  尽然还叫得这么亲密,简直不知羞耻。真不该告诉他我的本名的,阿,不过他说身为淑女面对其他男人问名字,通常都是大方回答的,如果不说的话,会被当作是闹脾气的小孩吧。

  哼,被叫小叶叶什么的,我才不会跟这种人计较。

  「不小心摔到你身上啦,但是我不会道歉喔,因为是你,哼!」

  我努力地模仿电视上成熟坏女人的口气,很成功!

  「是阿是阿,毕竟我们这么亲密了,的确不用道歉。」

  听起来好像怪怪的,但是被我坐到应该很痛吧,他应该没受伤吧,希望没有。不过被我用痛,我还不用道歉,是不是这次我赢了?

  呼呼,难得能赢一次,心情特别愉悦。

  「怎么,看你一脸开心的模样,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吗。」

  「哼,手下败将。」

  「嗯?噗,虽然没有很懂,但总觉得很有趣阿,真不愧是小叶叶。」

  他现在才知道我的厉害?

  突然有一个坏坏的想法跑进我的脑袋中,今天这变态似乎好不容易坐到座位,不用全程站着,他想必很开心吧。不过如果有一个人跟他抢座位呢?反正我就已经坐上来了,就这样好了,让他坐得很不舒服。

  我用力地屁股一挤,挤出更多空位来,内心决定这一次不会让步,不管他说什么都要让他坐不安稳。

  「嗯,小叶叶今天真热情,竟然想跟我一起坐呀?」

  「哼哼,谁想跟你坐阿?怎样,我这样子你肯定就坐得不舒服了吧,难得看你有机会坐到位子,这次换我反击了。」

  变态男人没有反应,或者是说似乎顿了一下,在我身后抖了起来,嘴里还噗哧了一声,是在忍着笑吗?这种情况还笑得出来,真是莫名其妙。

  「啊啊啊,真是糟糕了,好不舒服喔。难得坐到位子耶~竟然有个女孩想抢我位子,好讨厌呀。我好想把她赶走,要是不走的话,我可能会很生气,可是却又不能在这里骂出来呀~,好困扰。」

  声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,像是念台词?

  无所谓,他应该是真的感到困扰了。

  ???我会不会太过份了呢?

  「咿啊!?」

  屁股又被摸了,他用手夹到我跟他身体之间的缝隙里,就这样用手抵着我的屁股。

  我差点忘了他是怎样无耻下流的傢伙了,怎么能放过他呢?

  「你在干嘛,就算这样偷摸我屁股,我也才不会起来喔,这次一定要惩罚你!」
  「呜哇,怕怕,该怎样才能赶走她哩。」

  这傢伙的说话方式越来越让人讨厌呀。

  嗯???等一下,这傢伙真的越来越坏了。手,竟然摸进裙子里面了,虽然之前也这样做过,但现在就像是我直接坐在他手上一样。

  原本是裙子包好屁股坐上去的,现在裙子被抽开,原本垫在下面的那一层没了,反而是他的手垫了下去。

  比起原本站在我身后的时候更加隐密,除非翻开裙子,要不然没人会注意到有一只手在我屁股下吧。

  那只手就在我身下蠕动着,令人感觉不快。

  「怎么样啊,这样子受不了的吧,毕竟是小孩子,被欺负一下,肯定会觉得内心委屈,一不小心哭出来吧。」

  「才???不会哭!」

  呜呜,反正屁股早就被摸过了,而且我现在早就不怕他了。根本没有屈服的必要,就这样让他摸吧。

  「那如果是这样呢?」

  变态男的手又往前钻了点,甚至直接将手指插到我大腿之间,碰到了那个地方。

  「啊呀,是这里吧,会让女孩子觉得不舒服的地方。」

  那里是尿尿的地方。

  「不要忍耐会比较好喔,我知道小叶叶现在感觉到有点痛了吧?」

  痛?摸到那个地方会痛吗?

  但是变态手指并没有很粗鲁的动,反而是慢慢地前后抚弄着我那里。

  「很痛吧,不要哭哭喔,这样会吓到其他人的。小叶叶乖喔,不哭不哭,现在放弃会比较好喔。」

  被摸到那种地方并不会痛,而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  「哼,没用的,人家不怕痛,而且根本没有痛啊!一点感觉都没有,不管你怎么摸都没有用的,嘻嘻。」

  「没用?怎么可能,都已经摸到那种地方了,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,应该会痛到说不出话来才是喔。」

  「哼哼,不痛就是不痛,倒不如说,嗯???有点点舒服,嘿嘿,想要用痛我,结果变成帮我按摩,很懊悔吧!」

  这次是我赢了,变态的秘密招数好像对我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「咦?你说什么?这不可能!」

  「要我再说几次都行,一点都不痛,反而有点舒服,不对,是很舒服喔。」
  「噗哧。」

  变态突然笑了起来,莫名其妙,难不成是输了之后,气到变傻了?

                ──

  「可可,你有没有摸过尿尿的地方呀?」

  「噗,吃饭的时间,你是在问什么啦?」

  今天赢了,但是对於被摸之后感到舒服有点好奇,忍不住问了一下可可。
  「小叶,你该不会是指,那个???嗯,自慰吧?」

  可可的脸好红,变得像颗苹果一样。

  「自慰?那是什么?」

  「啊呀~,没想到这次会从小叶的口中听到这个词。」露西靠了过来,似乎对我们的对话很有兴趣。

  露西:「自慰,是很舒服的一件事情喔,就是摸着小豆豆,然后想像着又大又黑的」

  「呜哇~在教室里不要说得这样呀!」可可打断露西的话。

  「这又没有什么,这种事情大家都会做吧,可可看起来就是闷骚型的,肯定也是每天都在摸摸喔。」

  「才没有!只不过是一周摸个两三次而已。」

  「获得稀有情报,果然可可是色女孩呀。」

  「啊,你框我!」

  听起来自慰不像是会变得很痛的事情,是那个变态搞错了吗?还是说变态想做的不是自慰?

  「不过小叶也长大了,竟然会想自摸,真的很令人意外,我还以为小叶是永远不会想到要自慰的。」

  「啊!不要把我当小孩!」

  ???自慰跟长大有关系?

  「对了,如果是现在的话,说不定看得到喔。」

  露西拉着我跟可可走出教室,不知道想让我们看什么,神秘兮兮的,还要我们走路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。

  到了旧音乐教室,露西偷偷地将窗子开一点小缝:「幸运,今天刚好可以看到现场直播!」

  我跟可可也从窗缝看进去,里面有个女孩,是同班的语柔。

  他站在钢琴旁边,下半身整个压了过去,不知道是在做什么。语柔不知道口中在念什么,发出小小的模糊声音,但是似乎很舒服的样子。

  她身体上下起伏者,是在推钢琴吗?感觉更像是用下半身在磨钢琴的边角,啊,内裤竟然脱了下来,挂在一只脚上,该不会是在用尿尿的那个地方磨着钢琴吗?

  「小叶,看仔细喔,那就是自慰,你看,语柔的脸,她看起来很爽吧。」
  可可蹲了下来,有些不可置信地说:「那个语柔竟然会这么大胆,我一直把她当作乖乖牌的女孩呀。」

  「你这样说很失礼耶,自慰又不是坏事,她只是比较喜欢钢琴而已。」
  「谁?」

  「呜挖,被发现了!」

  露西没有遮掩,直接把窗开到底:「嗨嗨,你今天又再磨边角啦,钢琴越来越亮了喔。」

  「露西,你!?呜呜,竟然连可可小叶都在。」

  语柔虽然一脸难为情,但似乎没有太在意。之前她就已经被露西发现了,只是她没想到露西会带我们两个来看。

  「要保密喔!」

  「不用这样小家子气啦,会在学校里自慰的又不是只有你而已,说不定还有理穴穴里塞蛋蛋哩~」

  穴穴?蛋蛋?露西总是会说些奇怪的词语。

  我今天才知道,原来大家都有在自慰,只是都偷偷摸摸的没有跟其他人说。
  不过露西说这是很好的事情,多做多健康,不知道是不是唬我的?

                ──

  接下来几天,还是持续被那癡汉欺负,因此我一发现他找到位子坐,我就会特意跟他挤。当然他就会一脸不愿意地想赶走我,不过最后都会是我的胜利。
  「等等,这一招犯规,不能这样,呜呀~,嗯,挖~~!」

  变态竟然搔起我痒痒,两只手在我腰间搔来搔去,这是我遇到最大危机的攻击!

  「住手,我要喊了喔,呜哈哈???,我这次???不饶你了,我不管这么多了,???嘻嘻~阿哈哈。」

  「变态喔,这个人是变态喔!」我放出声音求救着。

 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周围的人明明有注意到,却投来温馨的眼神,好像是在看什么美好的画面一样,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一个老爷爷甚至还说:「不行喔,怎么能说你哥哥是癡汉,就算是在玩,要是有人误会就不好了喔,呵呵。」

  到底我们哪里像是兄妹了,变态癡汉跟我一点都不像阿!

  呜呜,这实在太过份了。

  不过我还是忍下来了,我是不会轻易认输的女人喔!

  「话说你那钱都花到哪边去了?」

  变态放弃之后,就会像这样开口聊了起来,不过提到钱还是第一次。

  「哼~,什么钱?」

  「装傻,你知道我再说什么喔。每天被我摸摸完之后,塞到你口袋里的钱呀。」
  「喔~,原来是你塞的呀,我还以为是老天爷赏给我这个小天使的,於是我就拿去买礼物送妈妈了喔~。」

  哼哼,怎么样,想来讨好我的钱,我通通都拿去当作孝顺父母,他肯定会觉得很憋屈吧,今天是胜利再加胜利吗?

  「这样呀,小叶真乖。」

  啊,这傢伙又在摸我的头了,莫名其妙,难到摸头会让他很开心吗?果然是变态,呜哇,头发会乱掉耶,到时候又要被可可笑说是睡过头来不及整理头发了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